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县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潜山名人 >

韩再芬——德艺双馨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

时间:2013-01-01来源:本站  作者:  编辑:admin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德艺双馨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韩再芬艺术生涯的开始,就很有戏剧性。在她十岁那年,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招生,一个报考的女骇要她去陪考,结果报考的人没考上,“陪考”的她却被选中了。她母亲一方面为她高兴,一方面也为她担心,女儿毕竟太小...


 

韩再芬艺术生涯的开始,就很有戏剧性。在她十岁那年,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招生,一个报考的女骇要她去陪考,结果报考的人没考上,“陪考”的她却被选中了。她母亲一方面为她高兴,一方面也为她担心,女儿毕竟太小,她还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。但小小的韩再芬对当演员却表现了极大的兴趣。于是,她成了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培训班一名最小的学员。

韩再芬出生在安徽省潜山县的一个普通的家庭。父亲是财政局的干部,母亲是黄梅戏演员。姐妹四人她最小,但是家庭对她并不是一味的溺爱,相反要求非常严格。她妈妈把自己身世中的体会,告诉女儿:“人生的道路是不平坦的,艺术的道路更是坎坷。既然选定了这条路,就要坚持走下去,而且一定要走好。”韩再芬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,独立生活,一面要学文化,一面要练功,练唱、练表演,艰辛程度是可想而知的。但,从小倔强的她,虽然也在背后流过泪,可在人前去从不示弱。由于她的为人开朗热情,虚心好学,老师和同事们都很喜欢她,乐意对她进行帮助。小韩就是从这些关怀中去汲取营养,不断地丰富提高自己。

学艺生涯虽然艰苦,但却磨练了意志,学到了扎实的基本功。一年后,在安庆地区青年演员基本功的比赛中,她就崭露头角,人们评论她是“声惊四座,技压群芳”。两年后她十二岁时就在团里挑大梁,担任《窦娥冤》的主角。十六岁就脱颖而出,一举从名。正如唐朝李贺形容的那匹小骏马:“一朝沟陇出,看取佛云飞。”

韩再芬悟性好,进步快。这些年来,她对黄梅戏表演招式的把握和唱腔的运用,达到了轻驾就熟、炉火纯青的境界。但她并不满足于固有的程序,而是力求创新。她不仅对自己的角色苦心琢磨,对别人的戏也同样用心。一次她随小分队到江西演出《莫愁女》,出了海报,售完了票,可是莫愁的演员去突然病倒。当时没有经过任何排练的韩再芬毛遂自荐,临时上场。由于《莫愁女》的唱词多,表现的情感复杂,难度很大。领导和同事们都为她捏一把汗。但韩再芬这次的演出却非常成功,她对莫愁女的性格特征把握得相当准确,表演得委婉动人。不仅如此,她还按照她的体验,对原来的一些动作做了创造性的改动。在《莫愁女》中有一场戏是表现莫愁为徐公子伴读的。公子心不在焉,老是望着莫愁,被老师发现追问,徐公子支支吾吾说是看燕子,先生就以燕子为题,要他即席赋诗。徐公子吟了三句:“南来小儿女,双双梁上栖,呢喃私语切--”这时莫愁顺手拾起脚边的小石子投过去,并向公子递眼色。公子醒悟,吟出了“投石惊不飞。”有人说在一动作的表现有些生硬,似乎莫愁早知道身边有石子,如果没有石子,有见如何表现呢?为了使这一动作更加逼真,小韩演出时做了如下改动:在徐公子续句为难时,她表现暗自焦急,然后,忽然眼睛一亮,发现地上小石子,马上背着先生轻轻拾起,朝公子投过去,徐公子闻声转向她。她先指石子,然后又指燕子,徐公子这纔悟出了最后一句诗,终于摆脱了困窘。这一改动,使投石动作,更加合情合理,更有层次,也更增加了戏剧性,得到了大家的肯定。这种创造性的表演,充分显露了她的艺术才华。

韩再芬认为:演员就是要演戏。只有不断演出,才能不断提高。不为群众演戏再好的名演员又有什么用。为此,不论大小场合,不论路途远近,只要有演出任务,她都出场。光是舞台演出,她走遍了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,演到了海南和澳门,还到了美国和日本。她还参加了国家组织的“心连心艺术团”为老区人民演出。她还经常下工厂、到农村,连村一级的组织的演出她也乐意参加。好几个大企业授予她“荣誉职工”称号。长期的艺术实践的摔打,使她的艺术水平不断提高。几十年来,她表演的以黄梅戏为主的戏曲、电影、电视达数十部,在黄梅戏的艺坛上,无论老手或新秀,都没有她创造的角色多。她塑造的不同时代、不同身份、不同年龄、不同性格的女性形象,都演得得心应手,光彩照人,深受人民的喜爱。在电视剧《郑小姣》之后,《天仙配》《女驸马》《桃花扇》和《孟丽君》连续获得《大众电视》戏曲片“金鹰奖”,其中《桃花扇》还夺得了“飞天奖”和美国的“金猴奖”。1997年她主演的电影《徽商情缘》获得了国家的“华表奖”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这些都充分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她辛勤劳动的肯定。

韩再芬是大众公认的“东方美人”。但是,她演戏不是单靠秀美的姿容和故事情节取胜,而是根据剧情的要求,通过细腻的动作和甜润的唱腔,来着力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。她的表演杨玉环醉后的幽怨,窦娥的满腔悲愤,七仙女对爱情的真挚,孟丽君的潇洒自如,以及《女驸马》中冯素贞的灵敏机智,都赢得了人们的称誉。韩再芬主演的历史剧《西施》,是一个新的突破。这个剧本一改以往吸取中西施的形象,把她由过去的巾帼英雄变成被吴越战争牺牲的弱女,人物内心复杂,情感纠葛纷繁,表演的难度很大。韩再芬通过西子捧心、蹙颦、采莲等情节,把西施这个民女、弱女、美女形象和她的内心世界,刻画得淋漓尽致,深切感人,演出效果超过了作者和导演的想象;在上海和海南演出后,都引起了强烈反响。1994年,上海市评选“白玉兰奖”,她以西施的成功,在十五名获奖者中荣居第二。韩再芬说:“追求每一个角色的成功,是我恪守的信条,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信条,从昨天走向今天,从今天走向明天。”  由于少年学艺,韩再芬没能进正规学校,全凭颖悟天资和坚韧性格,不断垫厚自己的文化底蕴。她通过自学取得了大专学历,还自请名师讲授古典文学,心理学和民俗学。平时一有时间,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“朝骋骛于书林,夕遨游于艺苑。”读小说,听音乐,欣赏名家的音像数据,如饥似渴地汲取所需的营养。

为了艺术事业的需要,韩再芬总是不顾自己的身体。她患有贫血的毛病,可从没有认真调理过。为了演好《痴风知劲草》中小翠这个人物,她下到农村,吃住在农家,每天帮房东劈柴、烧火、做饭、洗衣,体验农村少女的生活。为了演好杨玉环,不惜冒着增肥的危险,使劲地进食加餐。为了演《西施》,她每天又只吃三两饭,体重急剧下降,人瘦得变了型,关在家里不敢出门。

如同她的艺术魅力一样,韩再芬具有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。“做戏先做人,”也是她恪守的信条。作为名人,她在举止之间,没有矫揉造作之感,让人感到清纯、朴实。当韩再芬旋风刮起,也是国内“走穴”之风兴起之时。有人觉得韩再芬不仅人长得漂亮,歌也唱得很好,如果改行一定能挣到更多的钱,但韩再芬去有自己的看法。她认为钱虽然有诱惑力,但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”艺术家应该将精力放在艺术上。韩再芬生活作风极为严谨,从不与人拉拉扯扯。身正不怕影歪,在社会上听不到任何关于她的闲话。在剧团她是大家看中的尖子,但她从不矫情傲慢。外地一些单位请她出演,她一般都不单独行动,总要在剧团里带上一班人,宁可自己少得一点,也要让大家能增加一些收入,因而深得领导和同事的爱护和尊重。

韩再芬作为“德艺双馨”的著名演员,对于演员的道德修养有她的自己的看法。她说:“作为演员,要认清自己承担的社会责任,一定要注重自己的道德修养,否则就会脱离群众。不讲艺德,再高明的艺术也会跌价。再有,作为演员,首先艺术要精湛,否则,也就谈不上德艺双馨。”至于怎样看待金钱,这是大家难以回避的一个问题。韩再芬说: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谈钱,拒绝钱,那是不切实际的。但'君子喻于益,小人喻于利',有些人漫天要价,他的艺术未必就能值那么多钱。”今天的韩再芬德艺双馨无论在思想上或艺术上都更加成熟了。

随着艺术水平的提高,年轻的韩再芬已经享有很高的荣誉。她现在是国家一级演员,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,享受国务院有贡献的知识分子津贴,被文化部评为表演艺术专家。面对这些,韩再芬说:“国家和人民给我的荣誉已经够多的了。荣誉只能说明过去,但我更应该注重未来。”她对未来的追求,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“超越”。(潜新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