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潜山名人 >

风流才子张恨水:不仅仅是“鸳鸯蝴蝶”

时间:2012-08-06来源:本站  作者:  编辑:admin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   他,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国内最走红的作家之一。  他,被老舍称为“国内唯一的妇孺皆知的老作家”,张爱玲是他的铁杆粉丝。  他,便是张恨水,一个逐渐远去的神秘脸谱,其传奇的一生却让很多人至今仍对他有着巨大的好奇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,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国内最走红的作家之一。

  他,被老舍称为“国内唯一的妇孺皆知的老作家”,张爱玲是他的铁杆粉丝。

  他,便是张恨水,一个逐渐远去的神秘脸谱,其传奇的一生却让很多人至今仍对他有着巨大的好奇。近日,记者专访了张恨水的孙子张纪以及张恨水的研究者,讲述才子张恨水鲜为人知的故事,以及生前生后围绕着他的是是非非。

  文:记者 吴波

  孙子张纪:取笔名“恨水”非因暗恋冰心

  张恨水,原名张心远,恨水是笔名,在几十年的报人和文学生涯中,他创作了中、长篇小说达130多部,近3000万字。许多人沉浸在其小说的缠绵爱情中不能自拔,其笔名也惹来猜想:“恨水不结冰”,难不成他暗恋当时以大家闺秀著称的女作家冰心?这也成了历史一大悬案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张恨水的长孙女张节女士就生活在广州,他的孙子张纪目前担任张恨水研究会秘书长。张纪告诉本报记者,青年时期的张恨水是一名报人,并开始创作。他自1914年开始使用“恨水”这一笔名,取自李煜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之句。张纪说:“了解家事最多的是爷爷的长子,即我的爸爸张晓水,遗憾的是他离休后不久就逝世了,即使他健康地活到现在,我相信他也会三缄其口。”

  张恨水的研究者、《张恨水文传》的作者谢国琴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:“随着《啼笑因缘》、《春明外史》、《金粉世家》的相继发表,张恨水也开始名噪京都,红遍大江南北,然而,人红是非多,人们在痴迷于他的小说的同时,也对‘恨水’这个笔名有了种种猜测。事实上,‘恨水不结冰’的说法纯属见风就是雨的无稽之谈。从时间上说,按当时流行的说法,张恨水对冰心萌生爱慕的时候,应该是1914年在南昌补习学堂读书时。这时张恨水已经有了妻室,而冰心也还只是一所女学校的学生,世家出身的她怎么会接受一个素未谋面的远方男人的追求呢?至于常年通信更是不太可信,冰心女学毕业后就到美国留学,一去四年,她的大部分作品也在这个时期完成。大洋远隔,想通信哪里有那么方便?而且,张恨水后来也相继和胡秋霞、周南喜结连理,又怎么会与冰心纠缠不清?”

  研究者:论战岁月与“对头”鲁迅交好

  张恨水研究者、《张恨水情归何处》的作者宋海东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,张恨水一生未加入任何党派,远离政治和派系之争。但作为一位知名作家和报界名流,他不可避免地与一些军政要人发生过交往。面对他们,张恨水表现得不卑不亢。

  毛泽东在重庆和谈期间,专门约见了张恨水,畅谈“爱情及人性爱”;张学良三度请张恨水出山为官,均被这位作家谢绝。陈独秀是张恨水的老乡,在陈独秀风光无限时,张恨水未与之交往,而在陈独秀最寂寞的岁月里,张恨水对他给予了足够的关怀。分别作为新文学和旧派文学两个阵营的代表,鲁迅从未发表过攻击张恨水的言论,张恨水对鲁迅始终是以“正面宣传”为主。新中国成立后,鲁迅威望日增,许多文人纷纷以能与这位大文豪发生一些关系为荣,张恨水却偏不想“沾鲁迅的光”。

  在作品之外,如今人们对张恨水最感兴趣的可能就是他的爱情婚姻经历。对此,宋海东表示:“张恨水曾在通俗文学领域数十载独领风骚,同时也是现代文坛被人误解最多、贬得最厉害的作家之一。对于张恨水与胡秋霞、周南的婚史,就有十多个版本的说法。”

  晚年希望儿子成“小仲马”

  有人把张恨水称为“中国大仲马”,他晚年有两大遗憾:一是没有机会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全面修订;二是长子张晓水未能走上他设计的文学道路。 

  张晓水之所以放弃父亲设计的人生道路,一是经济学知识更让他着迷;二是当他完整地看过父亲的作品后,不由得对家人感叹:“我的才气,不及爸爸的五十分之一。” 19519月,张晓水成为华北军政大学政治经济学教研室的研究生,后又留校任教,20世纪60年代又调往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任职。而此时,张恨水从病榻上站起来不久,尝试恢复创作。然而,毕竟是大病初愈,而且年届花甲,面对稿约,他实在是无法一一满足要求,为此,在他这一时期公开发表的文章中,有少数稿件是由张晓水模仿他的笔调写出初稿,经他修改后发表的。

  从张晓水生前留下的一部日记里不难发现,直到生命的黄昏,张恨水依然期待长子在文学上有所建树。据日记记载,196111月,张恨水来信要求张晓水“无事时学学旧诗”,并在信中介绍了旧诗平仄方面的一些知识。1967215日清晨,张恨水突发脑溢血,抱憾撒手而去。

  生前生后争议不断

  “……他被众多名家政要看中,我们极少了解;他的一生跌宕起伏,以笔为生,却赢得了生前生后满天下的美名。他就是张恨水,一个你需要重新了解一次的传奇人物。”

  ——张恨水研究者谢国琴

  “鸳鸯蝴蝶派”的代表人物?

  谢国琴说,在新文学家的眼里,张恨水只是一个卖文糊口的小人物,算不上作家。虽然他已经写了很多深受大众喜爱的作品,却被戴上了“鸳鸯蝴蝶派”的“帽子”。事实上,张恨水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戴上了这顶“帽子”。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,随着新文化运动的不断开展,以周作人、茅盾为首的一大批新文学家对“鸳鸯蝴蝶派”展开了激烈的批判。

  后来,为了澄清自己,他创作出了大量写实性小说。“九•一八”事变后,人们浴血奋战,张恨水深受触动,创作了大量以抗战为题材的“国难小说”来“鼓励民气”。其中最著名的当数他以直接描写的方式来写的中篇小说《巷战之夜》,讲的是天津爱国军民反抗侵略、浴血奋战的英勇事迹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他很快创作了《热血之花》鼓励民众团结抗日。面对日军的暴行,他第一个写了反映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作品《大江东去》。后来,他赶往重庆,决心投笔从戎。参军不成后,他又以笔代枪,写了很多中国人民军队抗击日本侵略的故事。人们都爱读他的作品,再没有人说他是“鸳鸯蝴蝶派”,他的心中也释然了很多。

  是小说家还是新闻家?

  我们应该如何为张恨水定位?小说家是否他唯一的身份?谢国琴有另外的见解:“严格地界定,张恨水首先是一位新闻家。他一生办报,与张友鸾、赵构超、左笑鸿、陈铭德等中国现代报业巨子有过长时间的合作关系,在中国现代新闻事业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讲,办报是他的主业,而写小说只不过是维持生计的玩意儿。张恨水的作品,绝大多数都是在报纸上发表,因而得以广泛传播。但对人类精神方面来讲,其小说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报纸编辑这份工作的意义,在现代史中,张恨水的文人身份要比报人的身份更加引人注目。”在她看来,张恨水矛盾的一生极如明明灭灭的星辰,有繁华似珍珠,也有黯然无光。他终其一生都渴求完美世界的圆满,但现实的挫败感成了他作品下最真挚的情感和最原始的动力。

  才情横溢一生风流?

  张恨水有过3个女人,一共生有13个子女。 1913年,他与第一位妻子徐文淑的结合是包办婚姻的悲剧,后来他迎娶了胡秋霞和周南。对此,张恨水的女儿张正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:“父亲是反对一夫多妻制的,但他自己却是一夫多妻,这也许就是父亲爱情的悲剧吧……父亲的一生,不乏追求者,也不乏让他心动的人。即使在老年,已有三任妻子的他,还为一个女人动过心,不过很快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。父亲总是在寻找自己所追求的爱情。”

  宋海东对此表示:“张恨水是大才子不存在疑问。至于是否‘风流’倒不好评判,因为现代人对‘风流’的理解是有歧义的。应该讲,在琴棋书画、花鸟虫鱼、饮食粉墨方面,他均有涉猎,显示出风流才子的本色。然而,在情感领域他是一个严谨的男人,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一个懂得做人基本操守的男人。”

  张纪则表示:“我爷爷张恨水一生娶过三个妻子,作为张恨水的后人,我们不愿用世俗的尺子去衡量他更爱哪一个女人,这段历史被我上一代人封存已久缄口不谈,不仅在我家,就是在老家的大家族里也是讳莫至深……”对于这些讳莫至深的感情事,我们也许只能借助一些线索来加以想象。在时间的迷雾中,这段往事或许会随着流水逝去。(转自广州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