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 潜山市融媒体中心承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外媒看潜 >

【安徽日报】守望天柱山

时间:2020-05-20来源:  作者:储稀梁  编辑:程华华 

关键字:



天柱山落寞逾千年,却也未曾离开过历代文人的视野。余秋雨觉得它是“寂寞”的,韩小惠极尽“仰慕”之意;徐迅走得近一些,“对视”了天柱峰,其实寄予的是守望之情。我算不上文人雅士,但自小在天柱山边长大,对它总割舍不了守望的心。

余秋雨博览群书,遍游名山大川,可当他阅览了关于天柱山的典籍后,却困惑了——这样一座“现在有很多文化人完全不知道所在”的山,在历史上何以竟被李白、苏东坡、王安石、黄庭坚等旷世大家反复吟诵,渴望将其作为自己的安居之所或终老之地?于是他自己前去一探究竟。可这样一位热衷于饱览秀山丽水的人,竟耐不得天柱山的清寂和孤寞,还远未到达天柱峰所在的核心景区,便匆匆结束了行程。于是,就有了那篇《寂寞天柱山》。在余先生眼里,天柱山真是钟灵毓秀之地,可因地处要塞,历史上屡经战乱,秀美山川被摧毁得支离破碎,空余下历史的嗟叹。

韩小惠也是文化大家,在读了《寂寞天柱山》后,震撼于余先生独辟蹊径的“安家”角度和卓尔不群的“寂寞”见识,也来探访天柱山了。韩先生来天柱山至少比余先生晚二十年,此时天柱山已经不那么“寂寞”了。韩先生似乎在天柱山走了很多地方,不光欣赏了天柱山如莲花般绽开的“石峰花”,还审视了天柱山所在的这方水土。她发现,天柱山远不止留下李白“投迹归此地”的心愿和王安石“竟怅望以空归”的遗憾,还有太多值得感佩和咀嚼的东西,比如,有“孔雀东南飞,十里一徘徊”的爱情的坚贞,有“粉墙、黛瓦、马头墙”皖式徽派民居的日常,有“一代代人才辈出,一家家儿郎聪颖”的传承。韩先生的一支生花妙笔,写出了《仰慕天柱山》。

徐迅是从天柱山走出去的作家,因此也有充足的底气“对视”天柱峰。在《与天柱峰对视》中,他从儿时的“万尖山”和祖母用以言传身教的天柱山的传说与神话开篇。“万尖山”是当地人对神秘且有各种传说与神话的天柱山的俗称。与我们不同的是,徐迅不光“愣着一双大大的眼睛”听了这些传说与神话,还用一支如椽妙笔从张恨水写起,写祖母和祖母口中的传说,写“麦黄风”,写“皖河”,写一切与天柱山有关的人和事,是真正“靠自己的双脚与天柱山对视”的人。每一个文化人都有自己的文化皈依地。徐迅的文化皈依地就是天柱山。他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长大,写这块土地上的人和事。天柱山就烙在他的心里,烙在他的文字里,他是完全属于天柱山这个“家”的。

数千年来,天柱山周边的人守望着天柱山,创造了太多璀璨的文化;这些璀璨的文化反哺天柱山周边,又滋养了太多守望天柱山的人。早在五千年前,天柱山就有人类活动。如今,在天柱山脚下开发出来的“薛家岗文化”,早已成为一个文化符号。东汉的《孔雀东南飞》、三国时期的周瑜和“大小乔”、宋朝宰相王珪、“京剧鼻祖”程长庚、“民国第一写手”张恨水……他们守望着天柱山,从这里汲取智慧,走出去,再回到这里,留下历史的光点,照亮后来守望人的路。

守望天柱山的路注定不平凡。唐宋极盛之后,天柱山曾历经无数次战乱沧桑和修葺振兴。每当朝代更迭、外侮入侵,天柱山周边就总有人站出来聚啸山林,保护家园。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守望?天柱山最近一次遭战火浩劫是抗日战争时期。一支曾两次参加淞沪抗战的部队,鏖战在天柱山一带,坚持抗日六年,历大小百战,歼敌数千,伤亡惨重。1943年,天柱山周边的人,将收集到的近千具抗日官兵遗骸,安葬在天柱山脚下野寨的一处缓坡上,让这些英灵背靠天柱山,面向皖河,永远守护着天柱山。

一份守望、一份希望。守望天柱山,守望天柱山这个“家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