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记者在线 >

脱贫路上的铿锵玫瑰

时间:2018-07-12来源:  作者: 江应男口述 储成鹏徐万芬整理  编辑:聂玲慧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当一个女人面对丈夫全身瘫痪,家庭欠下几十万外债,子女年幼而父母渐老的境地,能不能算是一个苦命的女人?她会不会被苦难击垮?我就是这个“

当一个女人面对丈夫全身瘫痪,家庭欠下几十万外债,子女年幼而父母渐老的境地,能不能算是一个苦命的女人?她会不会被苦难击垮?我就是这个“苦命人”,但我一直告诉家人:“只要一家人齐心协力,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,即使苦也是暂时的。”
  2004年,丈夫骑车遭遇车祸,肇事司机逃逸。一息尚存的丈夫被送进市立医:,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:脑干受损、脑血管破裂、脑挫伤......我瘫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地板上。家里仅剩的几千块钱积蓄相当于杯水车薪,但丈夫的命必须要救!借了所有能借的,凑够了转:的费用,医:将丈夫转到省城救治。整整半年,丈夫的病情才算安稳下来,出:回家,但已丧失自理能力。对我来说,只要丈夫命还在,就是万幸了,两个孩子还有爸爸在,家庭才算完整。
  为了偿还20多万的外债,我想尽一切办法挣钱,工地、农田、工厂,肩挑背驮,干着男人的活。干活累了,别人还可以回家吃口现成的,向家人诉诉苦,而我回家还要为家人做饭、服侍丈夫吃药、洗澡。最难的时刻,就是没有个可以说话的对象,所有的苦和累都是自己扛,只能躲着家人默默地流泪。
  2006年,亲戚朋友见我家的房子实在破旧不堪,劝我盖个新房,我只能苦笑,盖房的钱从哪来呢?没想到他们都很支持我,又纷纷借钱。为了节省开支,我跟着工人一起砌地基、挑砖、和水泥,两层的楼房用了大半年盖起来。
  渐渐地,两个孩子越来越大,懂事的他们又学了手艺,在外面打工挣了些钱,帮助我还了不少的欠债。到了成家的年纪,他们又各自组建了小家庭。2014年,我家被评上低保贫困户,丈夫办了慢性病卡,以前每年需要花费四五千购买药物,之后的日子,我依旧是到处打工。随着天柱山景区和周边景点的游客渐渐增多,家门口的饭店也多了起来。我在饭店里打了几年工后,也萌生了自己开店的想法。
  正好我家房子就在马路边,又位于去白水湾景区的必经之路上,开个土菜馆还是有生意做的。
  去年底,我着手装修家里的房子。
  按照饭店的标准,购买了展示柜、小吧台。今年3月,土菜馆正式开张,由于我烧菜的手艺还算过得去,回头客还是不少的。遇上旅游旺季,我还要请临时工过来帮忙。
  如今,日子越来越好了,儿女孝顺,6岁的小孙女也跟着我生活,她是全家的希望。6月初,市文明委发表“表彰2018年6月“安庆好人”的通报”,我作为典型被通报,这既是对我的表彰,更是对我的激励,以后的日子我要更加坚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