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县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记者在线 >

制作老黄烟的手艺人

时间:2018-03-05来源:  作者:李红  编辑:聂玲慧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 手艺人

导读: 近日,笔者来到痘姆乡求知村老村部旁的一间古老、带有历史气息的小作坊。 走进院落陈旧的一间门房,一位皮肤黝黑、神采飞扬的男子便映入


    近日,笔者来到痘姆乡求知村老村部旁的一间古老、带有历史气息的小作坊。
    走进院落陈旧的一间门房,一位皮肤黝黑、神采飞扬的男子便映入眼帘,只见他端坐在刨烟凳上,手里捧着看似重而长的黄铜镶裹的水烟筒。只听见烟筒里的水嘟嘟嘟地响个不停,烟从鼻孔冲出,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;烟丝就小花生米般大小,快吸完时把烟嘴的套筒轻轻提上来,嘴一用力,带着白灰和一点黑烬的“烟屎”就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落到地上了。
    原来,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—侯得旺,一位传统工艺制作老黄烟的手艺人。他今年已经68岁了,看起来精神的很,真的是老当益壮。侯老见到我们很高兴,热情地为我们讲述并展示了部分制作老黄烟的过程。
    据侯老介绍,每年的四月初就要开始栽种烟草,烟草的生长环境需日照充足、雨量适中,对气候、土壤的要求极高;待到七月成熟,便要摘叶,烟叶很像莴笋叶子,但比它宽大,颜色翠绿纯正;接下来用干稻草绳打辫,挂在日照较好处晾晒至两面烟叶发软变黄,直到晒干并成黄褐色为止;然后就需要一一取下撕茎,侯老说,缺少这一步就会影响烟丝的品质;最后,就可以用袋子密封起来放在干燥的地方了,搁置的越久,烟草就越陈、越香。
    侯老说,拍沙很重要,如果拍不干净,刨烟丝的时候就容易损坏刀片。说罢,侯老就弯下腰抖开存放的干叶,搁置圆形篾箩里,左手抓紧箩边侧,右手用力向左边膝盖搕去,干叶上的细微沙粒随之振动,绝大部分都掉落下去了,如此反复拌和直至抖落干净。
    将烟草放在大竹扁里,向烟叶中淋洒自己家的菜籽油,也就是我们说的香油。这让我想起来电视剧中的纪晓岚说:“往烟丝里捏一小撮儿茉莉花儿,再点两滴香油。”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调香环节了。侯老跟我们说,菜籽油要洒得均匀,以求品质稳定,所以其间要不停地翻动烟叶。在很久以前,都是将油含在口里,双腮帮子一鼓,一口气喷出均匀的油雾,喷一口就用手随之拌和一下,直至喷完定量的油。不过,现在觉得这样不卫生,他都是用水壶均匀喷撒。
    选择两扇门页,一扇门页平放在两条特别坚实的板凳上,把大竹扁里拌匀香油的烟叶,一片片折叠成条,一叠一叠摆放好,要求铺得整齐一致,以保证烟饼的密度稳定以及烟丝的质量。上覆一门页,然后绑上绳子套上竹杠,双手在竹杠上用力下压,如此反复压制两三次,每次20分钟,直到再也压不下为止。
    压制之后要对烟饼进行切割。取出大刀片,按照刨床宽度,切烟成条。烟饼厚度均匀结实,切烟条下刀要准,条与条大小一致。
    到了这道工序,烟匠的功夫才最终展示出来。烟条板被紧紧夹在特制的木夹中,不断渗出滴滴香油。侯老取出刨刀,双手握住两边有柄的切刀开始磨刨刀。接下来候老夫妇相对坐在刨烟凳上,一来一去合力地来回刨着,动作很有力度节奏分明,而且隐隐透出一股庄严感,好似推刨的人要承担某种很崇高的使命那样。这样努力推刨出的刨花便是烟丝了。
    我们问及刨烟可有什么诀窍时,侯老笑着说,不仅要刨口锋利,而且推刨要呈一条直线。刨烟时双手按烟刨要平整,受力均匀,否则刨出的烟丝或粗或短且碎末多,影响质量,烟丝细而长就为上品了。
 侯老将刨好的烟丝放在竹扁里揉散成烟团状,过秤称好,然后用报纸包成长方形状,外形与现在中药房包出的中草药包装极为相似。
    “到这里,整个制作老黄烟的工序就结束了。”侯老笑着说道,又拿起他那三响水烟筒,点上烟丝,烟杆嘴一吸抽,烟就溜进了口腔,惬意地从鼻孔与口腔里慢慢吐出。在这一吸一吐之间,感觉侯老好不快活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,劳动带来的疲乏都随之飘散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