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县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历史钩沉 >

三道河的香

时间:2017-05-11来源:  作者:胡 健  编辑:程斌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 三道河

导读:祖辈一直以做香为业。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三道河的火香,在桐怀潜三县都很有名”。三道河流至潜山源潭镇境内时,落差较大,为搭


 

祖辈一直以做香为业。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三道河的火香,在桐怀潜三县都很有名”。三道河流至潜山源潭镇境内时,落差较大,为搭建制造做香原料“香末子”的“水碓”提供了很好的条件。大家靠山吃山,从山上砍来可以制香的木材,利用水碓变成香末,然后在家里经过一系列的工序,最后做成的香卖给人们祭祖拜佛,换些银钱贴补家用。跟那些滨江沿海,捕鱼为生养家糊口的,其实并无二致。只是一件事情,如果做了很久,甚至是祖祖辈辈都在做这件事,那便会不知不觉融入到你的血脉里,虽然这只是一件很小很卑微的事情。像我的祖辈,做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富贵荣华,他们所经历的也只是自己坚持这项手艺并把它传给自己的子孙。时光荏苒,到了我这一辈,家族里再坚持做香的已经没有了。有的要么像我这般,读了点书在外漂泊。没有读书的也悉数到城市里打拼。甚至于,因为老家所处三道河地境偏僻,纷纷搬离故址来到了集镇上,坚守在家的就剩下了些落日余晖的老人。而以前每逢天气晴好,家家户户门前摆满网箩晒香的情景,早已成为过往。

像我这个年龄的年轻人,虽然不再如祖辈那般以做香为业,但有幸对于做香的印象还是有的,具体的行行道道虽然不是门清,也还是能略略讲一点。至于那些比我更小的一辈人,估计就只知拜佛烧香了……在我的童年以及求学早年时期,就开始与做香有了实际的接触。很小的时候,赶上天气晴好家里做香的日子,便会偷拿一点香巴,自己去捏一些小玩意,捏个四不像的小鸭子,晒干后还自鸣得意高兴不已,因为那时还不知道外面有叫橡皮泥的东西。后来大一点了就要给家里分忧,在放假之余,也会帮着家里扎香包香,因为这些活很简单,活计不重且在室内完成。有个桌子凳子就可以了,跟写作业当真是一摸一样。后来随着家境的变化,以及学业的加重,就没有再做过香了。

做香是个十分古老的行业。上古时期,人们对各种自然现象和灾异解释不了,常感到惊恐莫测,希望寻找到一个与神对话的工具,借助祖先或神明的力量驱邪避灾。由于人们觉得神仙与灵魂都是飘忽不定、虚无飘渺的,而点燃香后发出的烟雾,可以与神和祖先相通,于是,香就成了“请神明下界”的中介和媒体。自古以来,焚香祈求的目的是各种各样的:历代帝王自诩为上天之子,君权神授,经常举行各种敬神祭天活功,以求上天保佑皇权永固、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;佛教的信仰者每天都有焚香祭佛的习惯,希冀通过烧香传递信息,求得神明的保佑,给他们带来好运;此外,大旱焚香以求雨,丰收焚香以谢神,出门焚香以求安,开业焚香以求财,等等。形形色色的焚香活动成了人们精神寄托的一种方式,这样就造就了做香行业延绵了几千年而长盛不衰。

制香的工序分备料、和香、压香、接香、牵香、晒香、拨香、扎香、包香、带香等几个阶段。

备料:制香的主要原料有香末子和油皮粉。先上山砍下一些树木的枝条(一般是檀树或者是我们家称之为“槎栗子”的树),回家用砍刀剁成碎块,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的“坯子”然后送到河边搭建的“香碓”里,利用水力带动大石锤将“坯子”进一步弄碎,成粉末状,就成了做香的原料“香末子”了。所谓油皮粉,就是用我们家山上的一种油树的树皮,磨成的粉。制香时掺上油皮粉,做出来的香就结实、有弹性而不易折断。制香的辅料还有香料,所配香料不同,生产出来的香名称也不同。原料中掺有柏木粉的叫柏香;掺有八角、桂皮、茴香的叫供香;掺有檀香木屑的叫檀香。

和香:将制香所需原材料放入一木制的长形木盆中,加水搅拌,不断揉搓,使之成面团状,干湿相宜、硬软适中。这个搅拌搓揉可以用手,有时为了搅拌均匀抑或是省些力气,还可以人跑到香盆里,站在里面用脚来搅拌。为了增加面团的粘性,有时还需将油皮粉用开水烫过后再与香末相拌。和好香末以后,就成了所谓的香巴了。

压香:人力挤压香条的设备由一个长约2尺、直径约10多公分的筒状铸铜腔(香筒)和挤压头组成,将二者安放在固定的支架上,我们家称之为香筒和压凳。铸铜腔下有出香孔,孔的直径即以后香成型后的直径。挤压时,将和好的香巴填入筒状腔中,用挤压头从腔口压下,压的时候人坐在压凳的另一端,在杠杆原理作用下,利用人的身体重量将成型的香条就从出香孔挤出,如同压面条一样。我印象较深的是压香时候,压凳发出的声音,呀呀唧唧,颇为悠扬又似乎有点不雅,因为感觉声音是从屁股下面发出来的。当香筒里的香吧没有了,需要把压香的模子从香筒里拔出来,因为气流的原因,也会发出“波”的一声。

接香:接香时用的是香板箩,一种竹制的比脸盆大澡盆小的圆形器具。香板箩放在压凳上出香孔下,压香时不断转动它,压出来的香就会均匀的散布在箩中。当挤压出的香条达到一定长度时,制香师傅就将它掐断,换另一箩。

牵香:接好的一香板萝香条,这时就被放到做香的台子上,人们像牵线一样把它牵放到香板上,顾称之为牵香。牵香的动作一定要快,牵香人手脚要灵活,要将软绵的香条托在手上,飞快地牵到香板上,而且要排放整齐。香板一般由木条做成一个长方型的边框,上面绷上麻布,潮湿的香条就紧挨着排列在香罗的麻布上。为了香能排放整齐,同时还使用一种木制工具,叫“香抿子”。香抿子的形状跟古代大臣上上朝时的朝笏差不多,特点就是超薄、平面光滑。因为如果仅仅靠手牵香,即使整齐了也不可能非常平整。人们便利用这很薄很平整很光滑的香抿子来捋一捋,使其尽量平整。

晒香:当一个香板上牵满了香条以后,因为香板是用麻布绷成的,不通风,不利于香条的快速晒干。这时便要把牵好的香条整个转移到“网箩”上来。网箩也是由木条做成的长方型的边框,长宽大小跟香板一致。只是绷在它上面的是纱网。香条放在上面,上下透气,晴好的天气放在太阳下面,半天时间香就会晒干。我要讲的是把香从香板上转移到网箩上的方法。很简单但很巧妙。因为大小差不多,把网箩扣在香板上,这时双手一使劲,翻转过来,做好的香便有整齐的到了网箩上。晒的时候也要不定时出去看一样,天气变了得赶紧收回来,因为香看是淋不得雨的。要是天气晴好,得在香晒干了后及时收回来。因为时间晒长了,香会拱起来,弯了。

晒好的香收回家中,其实还得经历一个压香的过程。前面的压香其实压的是香巴,这次压的才是真正的香。晒干的香这时候因为还没有进行包装再加工,是平面状,一片一片的。把晒干的香叠在一起,然后找一个平板放在上面,上面再加点东西,很像做豆腐的时候压豆腐一样。目的也是使它更加平整。

下面再写写香的二次加工与包装。我们买到的香一般都是一把一把包装好的,一头是红色的,10根一把用带子或是稻草捆好的。其实这个由晒干的香到你手里拿到的香的过程也很复杂,具体讲来有四步:拨香、扎香、包香、带香。

拨香: 上面讲到晒好的香是平面状,一块一块的。因为香条靠在一起,经过香抿子捋平以后,在晒干的过程中会黏在一起。这时我们要根据不同的要求将他们拨开,拨成两根在一起、三根在一起或者四五根在一起的。拨香的工作很简单,只是要注意在拨的过程中不能把香弄断了就好。

扎香:拨好的香摆在面前,便开始扎香了。用裁好的红纸条,粘上米粉煮的浆糊,把拨好的香按不同的要求捆扎成不同的造型。小一点的就是“二二制”,也就是上面是两根,下面也是两根,这样捆扎好的一支香里面就是四根小香条。还有“二三二制”的,就是三层,上面两根中间三根下面两根,捆扎好的一支香里面就是七根香条。另外还有“三四三”、“三四四三”等不同的规格。

包香:香扎好了,是在香的一头捆上了红纸条,香的另一头当然还得做点包装工作,这就是包香。在没有捆扎红纸条的另一端,用红纸彻底包裹起来,就像被戴了个红帽子。

带香:带香其实跟扎香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扎香是为了使4根,或者是7根、10根香捆扎在一起,成为一支香。而带香则是为了使10支香捆在一起,成为一把香。带香的规格没扎香那么多,普遍都是“三四三”,上三中四下三,然后捏成一把,用稻草捆好。这样一把香便出来了。

从山上的一根树枝,到人们手上的一把香,中间经历的过程大抵如此了。读了这片文章的人估计会诧异怎么会这么繁复,怎么会有这么多道工序。但在做香人的眼里,这只是他们平常的生活而已。甚至相较于其他繁重的体力劳动,人们会为自已有这么个谋生的手段而暗自庆幸。我想说的是,买香的人在烧香的过程中得到了心灵的寄托,而卖香的人亦然在做香的过程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现在这些年,虽然还偶尔可见家族中的爷爷叔伯辈的在做香,但其中不少的人力操作部分己被机械作业所代替,香的品种也愈来愈多,香的包装也越来越精美,听说销路也越来越广,再也不是仅仅在桐怀潜三县了。倒是我,不论走到哪儿,只要见到寺庙边上有卖香的,一定会仔细瞅瞅看是不是家乡出产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