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霸 王 别 姬

时间:2018-10-11来源:  作者:潜山市野寨中学105班 李可  编辑:县文联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 那一夜的乌江,格外清寒。 项王领八百精兵在垓下驻扎,缺草少粮。月儿弯弯攀上柳梢,四面的汉军齐声唱起楚地歌谣。那一个个铁骨铮铮的男

   那一夜的乌江,格外清寒。

    项王领八百精兵在垓下驻扎,缺草少粮。月儿弯弯攀上柳梢,四面的汉军齐声唱起楚地歌谣。那一个个铁骨铮铮的男儿,想起了家中年已迟暮的爹娘,勤俭持家的娘子。

    将士们开始低声呜咽,比乌啼更悲怆三分。可他们从来不悔,不悔追随项王。所谓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, 项王带他们做到了。他们江东的男儿,就该驰骋沙场,用他们的血,染红黄沙千丈,染红乌江冷水。

     ——只为早些结束这乱世。

    项王也听到了,那是家乡的歌谣。

    虞姬懂他,为他斟了一盏酒,青樽里映出楚地山河,映出霸王本色。霸王和着他的思乡情,鸿鹄志,一饮而尽。他太息一声,唱道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。”虞姬应声起舞,软剑执在手中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

一曲终了,虞姬含笑看向霸王,眉眼温存,也藏了几分烈性。而后,鲜血喷涌而出,染红了霸王铁甲,如红梅一般,艳极。美人倒在霸王怀中,抬手抚上王的脸庞。这刚毅不屈,顶天立地的男儿,是她的王啊。也是楚人的王。永远的王。

    项王掩去眼底的悲痛,飞身上马,召集麾下将士,在夜色中纵马厮杀。就像当初在天下杀出一条血路一样,他们在汉军中杀出一条血路。壮士们将生死置之度外,他们的眼里,只有无尽的猩红,他们的心里,只有国,只有家,只有……心中义气。

     一夜浴血奋战,八百将士只余二十八骑。这时的项王,依旧镇定自若,他以他的将领之风,王者之气,带领着他的江东子弟们,奋勇杀敌。项王起兵八年,身经七十余战,未尝败绩。如今,在这离楚地只有一江之隔的垓下,身陷囹圄。可悲,可笑啊。

    刘邦不仁,项羽却从未不义。鸿门宴上,范增数劝项羽杀了刘邦,项羽不愿。世人皆言是项王刚愎自用,狂妄自大。可谁知项王是重情重义之人?他又何尝不纠结?他天生是王,又怎会不知此时放了刘邦,有如放虎归山?但他不悔。就为曾经并肩作战,曾经一样意气风发,为了心中义,兄弟情,他选择放过刘邦。他不愿乘人之危,哪怕是以自己兵败为代价。征战九州,入主函谷者是刘邦,死伤无数者,却是项王。巨鹿一战,他亲眼看着将士们,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,只为打败秦军主力。因他所信奉的是伐无道诛暴秦,故他把刘邦当兄弟。即使见刘邦踏着他的兄弟们的尸骨先入函谷,他也没有多言。这是他的君子气度。

    追兵将他层层围住。项王低声笑了。他不怨刘邦,也不悔放过他,他只恨自己实力不够强。不能守住他的虞,他的兄弟,他的疆土。

曾有人劝他渡乌江。他不愿。有人说,项羽太傻,他要有刘邦一般的圆滑世故,自可东山再起。其实,他真的傻吗?不,不是。他不是傻,是太睿智。乌江的冷风使霸王始终清醒。刘邦要的是他的人头,他若渡了江,就会将战火引到楚地,那于江东父老,是灾难。彼时刘邦主天下已成定局,他若不死,待汉军渡过乌江,就会屠戮江东百姓。他不想他的江东生灵涂炭。他愿以一死,换全楚人安稳。他也知道,刘邦比他更适合做帝王,刘邦杀伐果断,老谋深算,更能稳定天下局势。还有虞姬那样平静、果决的眼神。他的虞尚知不苟且偷生,有以死全节的大义,而他堂堂八尺男儿,又怎能失了这份傲骨?

    试想,若他真的如刘邦一般,无情无义,他也就不是我们所敬畏的项王了,也不值得我们铭记千年。他的不屈,是我华夏子民的傲骨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惜哉,项王守住了初心,却未得始终。

    乌鸦凄厉的悲鸣,响彻垓下,又像是狞笑,嗤笑着霸王如今的落魄。密密麻麻的枝丫,交缠错杂,枯树残枝,就像魔爪一般,紧紧的随着霸王,不肯放松。就连高高悬着的月儿,也只露出半边黯淡。余下半边儿,深深藏在云里,不肯出来。乌江上升起一层朦胧的薄雾,染了清霜。那是令人窒息的压抑。

    他从容赴死,将头颅送给了故人。乌江的水,真冷。渐渐凝固了楚王的一腔热血。

    血浸染了乌江水,终将淌回故国。

    项王败了,汉王胜了。

    幸好,他还有一个懂他的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