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我 的 父 亲

时间:2018-04-03来源:  作者:储向东  编辑:储成鹏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我父亲个头不高,瘦瘦的,是一位典型的老实巴交的农民,他离开我们有二十多年了,但孩时的记忆,却历历在目。还在我读小学时,第一次随父亲

我父亲个头不高,瘦瘦的,是一位典型的老实巴交的农民,他离开我们有二十多年了,但孩时的记忆,却历历在目。

还在我读小学时,第一次随父亲去远山砍柴,看到比我的个头还要高的柴,我很兴奋,就拼命砍了许多,当父亲将我砍的柴捆好,我挑上肩时,感到柴担重了,因舍不得抛下,便硬撑着跟着父亲往家赶,但却越走越慢,走一小段就停下来歇歇,十几里路把我整苦了,由于又累又饿,不争气的眼泪伴着汗水向下淌,父亲也后悔给我的柴担捆重了,于是他把自己的柴担挑到前面路边放下,然后跑回来挑起我的柴往前走,途中来回倒腾了几次,才将二担柴挑到家。此后,当我再次随父亲去远山砍柴时,父亲都要将我捆的柴掂几掂,觉得重了就抽一些下来,直到我能承担为止。

我从小很少得到压岁钱,只有外公曾一次给过我三毛钱的压岁钱。有一年大年三十我又随父亲,冒着严寒起早去远山打柴,回来后父亲将柴挑到街上卖了。下午父亲要挑粪到菜园地里,一来给小麦施肥,二来清理粪窖,防止春节期间下雪粪窖满了无法出粪,他要我给施肥的小麦打粪宕,见我有点不乐意,就说:“你把那几块地的粪宕打好,我给你五毛压岁钱。”我一听来了劲,克制着疲乏和寒冷,一鼓作气地打好了粪宕。当父亲浇完粪,掩好粪宕,天也黑了下来。吃过年夜饭,父亲果然给了我五毛钱,我高兴极了。要知道那时五毛钱可以买十个写字本啊!谁知,过了正月十五,家里点灯的煤油完了,父亲便对我说,你那五毛钱借给家里打煤油用,过几天再还给你。我一听,心头一凉,十分不情愿地把五毛钱从贴身衣兜里掏了出来。后我期待父亲兑现诺言,但或许他忘记了,或许确实没有钱,他没有将那五毛钱还我,我也没有再提起,因我知道那时家里的确太穷了。

在我读初二时,因家里养的猪没有饲料,父亲便要我随他到十几里远的大山上打猪草,当我看到一棵树上的叶子又盈又嫩时,就踏着旁边的一个树桩上去摘叶,我刚踩上去,树桩就塌掉了,原来那是一个烂树桩,我跌倒在地,正当我爬起来时,右脚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,疼得我大叫了一声,抬头一看一条五寸多长的黑背大蜈蚣从我脚背上爬了过去。那时我脚上穿的是脚背和脚趾都露在外面的草鞋。父亲听到我的尖叫,吓了一跳,当他看到我脚上冒着紫血的伤口和那条大蜈蚣时,他的眉头皱成了疙瘩,一把将我抱起,快速地向一条山涧小溪跑去。他把我放在溪水边斜躺着,将我的右脚放到溪水里,一边洗一边用力挤压伤口,只见挤压出来的血全是紫黑色,接着父亲又跪下身子用嘴狠劲地吸着我脚上的伤口,然后一口一口往外吐着紫黑色的血。当时我只觉得头晕目眩,浑身发麻,豆大的汗珠从我脸上往下掉,这样忙活了半天,直到父亲从我脚的伤口上吸出来的血变成红色时,他才停止,看到我的脚肿消了一点,他的脸色才舒缓了一些。父亲说,以后无论打柴还是做其他事,千万别碰烂树桩,那是蜈蚣百脚虫等毒物的巢穴。我想,那条蜈蚣因我捣毁了它的家,所以怀着深仇大恨咬了我一口。好在父亲经验丰富,处理得当。那可是一条毒性很大的蜈蚣,让它咬一口,不死脚也要残废。看到我浑身乏力,站立不稳,父亲也无心打  猪草了,他将两人打的猪草合在一起,自己一肩挑着,用手硬拽着我慢慢往回走,到家时,天已完全黑了。

一九六九年夏季,山区百年不遇的山洪暴发,从潜山到岳西的公路桥梁多处被冲毁,从安庆、合肥、潜山县城等开往岳西县的客车只能到离我家不远的油坊街小站,再往前就无法通车了。往返岳西的旅客只得步行,油坊街到岳西县城还有六十多里。一天早晨,我一位在油坊街饭店帮工的二叔兴冲冲地跑回来对我父亲说,有一个从上海探亲回岳西的旅客,带了两个孩子需要人送,说好到岳西县城给四元钱力资。父亲一听很高兴,备好箩筐扁担让我一道去。途中,父亲挑着两个五六岁的孩子,我挑着他们的随身行李。一路上类似我们这些挑送行李的人很多,一点不寂寞,但由于骄阳似火,路又不好走,途中走走停停,到达逆水后冲街小站时,已经中午了,此时父亲要我回去,说逆水到岳西只剩下一半路程,他一个人就行了。于是他将我挑的行李并到一起,我便拿起空扁担抄小路往回走,三十里路,半下午就到家了。

第二天,父亲从岳西回来,从箩筐里拿出一双崭新的黄色塑料凉鞋让我穿,我穿上黄凉鞋,心里既高兴又不安,高兴的是我终于有了一双像样的鞋子,下雨天再也不必赤脚进教室了。不安的是父亲用3.6元钱给我买凉鞋,那可是他二天力资的90%,能给家里买十多斤盐啊,记得当时旁边一位长辈对我父亲说:“三伏天,顶着烈日,挑担子到岳西,用二天的力资给儿子买一双凉鞋,也只有你做得到。”父亲没有说什么,见他买的凉鞋正合我的脚,嘴边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。

初中毕业,我自己决定不念了,因我下面的三个妹妹也都到了读书年龄,其中二个在读小学,一个上幼儿班,尽管父母从早操劳到晚,家里还是欠款户,难得温饱,我经常停课在家帮助打猪草、砍柴、摘桑叶,原来学习成绩还不错,后因缺课多,成绩掉了下来,常遭老师点名批评,几乎跟不上班了,这极大挫伤了我的上进心,对学习失去了兴趣,所以当班主任金老师问我还念不念时,我便说不念了,并将行李搬了回去。金老师于是来到我家家访,征求我父亲的意见,我父亲毫不犹豫地回答说:“念,怎么不念?”金老师听了说:“你家的确很困难,但挺挺也就过去了,孩子还小,正是学知识长身体的时候,你让他继续读书是对的。”开学时,父亲挑着我的行李到槎中报到,我拎着菜筒,拿着碗跟在后面,过一条水沟时,我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,竹筒里的菜撤了一地,碗也碰了一块缺,我爬起来,胆怯地注视着父亲说:“碗打坏了。”要是平时,我一定会遭一顿痛骂,甚或得到一个耳光,但这次,当父亲接过我手中的碗看了后说:“缺口了好。”我当时摸不着头脑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怎么缺口了还好呢?”父亲说:“说明你读书出来就有事情做。”对于父亲的说法,我当时不懂,至今也未弄懂,或许是他安慰我,或许是他心中的愿望吧。于是我就用那只缺了口的碗每天到学校食堂打饭,直到高中毕业。高中毕业后,我所在的油坊大队党支部领导看到学校转给他们的成绩单,认为在几个回乡的高中生中,我的学习成绩好一些,所以我刚毕业,大队领导就安排我担任油坊大队团支部书记。我不知道这个不脱产的团支部书记是否就是父亲所说的“有事情做”。

大道无垠,大爱无声,大美纯真,这就是我的父亲,一个率真、勤劳、节俭,历经苍桑,无怨无悔的纯朴老农。他毕生践行的率真勤俭求学的精神是我们的家风,我们将世代传承下去。

父亲在一九九五年就离开了我们,至今已有二十三个年头了,但往事不如烟,他那清瘦的面孔,走路的姿态,不善言辞,不苟言笑的样子还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。有人说,父爱如山。是的,我的父亲表面上看不出对子女有多少温存,实际上,他把对子女的爱全埋在自己的内心深处。清明节以及他老人家96岁的诞辰就要到了,谨以此文表达我对父亲的纪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