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县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父亲的老手艺

时间:2017-12-02来源:  作者:李宝林  编辑:县文联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 父亲

导读:父亲老手艺是木匠,我家三代木匠,是木匠世家。父亲为人忠厚老实,手艺精湛,德高望重,在塔畈、彭河、巍岭一带很有名气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

父亲老手艺是木匠,我家三代木匠,是木匠世家。

父亲为人忠厚老实,手艺精湛,德高望重,在塔畈、彭河、巍岭一带很有名气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父亲常把“天道酬勤,勤能补拙”,“大富由命,小富由勤”挂在嘴上,这些话教育着我们,成为了我家的“家训”。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学会做人做事,我高中毕业,未考上大学,父母就想我学木匠,说是“手艺是活宝,走遍天下饿不倒”,当时想想学一门手艺也不错,于是跟随父亲学艺。这段经历我终生难忘,磨炼意志,经受考验,丰富阅历,学得技艺,收获了成功的喜悦,积累处世的经验,有苦有乐也有泪,真正体验到了工匠酸甜苦辣,吃百家茶饭的辛劳。

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,三年学徒学会了木工的基本功和常识。后因多方因素,没有坚持下去,今天想起有负父亲的期望,十分惭愧,木工手艺在我这一代未能传承下去。但父亲教我的木工精典和技巧,我想不能再失传,把我所学到的木工知识,记录下来,传承下去,是对父亲的纪念,也是对父亲在天之灵的一丝安慰。

衡量一个木工基本功的准则。看刨料是否平整、光滑、方正,画线是否精准、合理,打榫眼是否方正、垂直。歪树直木匠,弯曲的木料,木匠去弯存直后,可成为有用之材。木匠需要合理的去选材,劣材巧用,提高木材的利用率。斧、锯、刨、凿看似简单,其实是简练而不简单,上手不易,得心应手却更难。有些道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斧头是木匠每天必用的,斧子及运斧的技能最重要。快锯不如钝斧,过去没有木工机械,所有的木料都要用手工砍削,斧子的效率比锯高。运斧时要先辨木理,砍顺茬,砍料前要看清木材的纹理,从顺茬的方向下斧。

锯子是用来裁截木材的,横木锯用于锯圆木料横向切断;直木锯用于锯直柳的木材纵向分解;条形锯片又称“锯条”,锯齿角度一般呈带倾斜的45°角,锯齿逐个相隔向左右岔开,叫拨“锯路”,是为提高工作效率。用锯时要轻来轻去,不要狠杀,稳、轻、直一条线,硬、杀、狠弯弯曲。

刨子是制作家具的常用工具。平刨主要是箍圆桶用的。把木材表面刨光或加工方正叫刨料。木料画线、凿榫、锯榫后再进行刨削叫净料。家具结构组合后,全面刨削平整叫净光。刨料要认表里,辩木纹,顺纹刨,不戗槎来不费力。“长刨刨得叫,短刨刨得跳”。用刨时前要弓,后要绷,肩背着力往前冲。家俱表面质量好坏刨子最重要,“木匠怕摸,瓦匠怕看”,好家具用手摸手感好,表面光滑圆润。

凿子的用途是打眼,凿子没有角就打不好眼,用时前凿后跟,越凿越深。一斧一摇,三斧拔凿;三斧不摇,双手拔凿,凿眼要打一下,晃一下凿子。不晃不拔,凿子会被卡住。“小木匠打眼尽是掏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木工有许多技巧,只能意会,不可言传。 “长木匠,短铁匠”。用料要留长一点,榫卯留有一定的余量,宁长勿短,宁大勿小,充实平整。制作榫卯的要点。“锯半线,凿半线,合在一起整一线”,锯去榫头墨线的一半宽度,凿去榫眼墨线的一半宽度,结合时就密合平正。“春制家具暑不做”,做家具要注意空气湿度,湿度大的时候做的家具,木材收缩后榫卯容易松动。制做锅盖时,中间要留缝,否则,饭烧不熟。

木工计算口诀,“桌一凳二”,做传统的八仙桌和条凳,桌斜一分(腿的斜度为10%),凳斜两分(腿的斜度为20%)。“凳三算九”,确定传统条凳榫眼位置的方法,即凳长3尺,3乘3得9(寸),再把9除2等于4寸半,从端面两头往里4寸半(凳长的15%)开始画榫眼线;宽度方向与此同。箍木桶时如何计算圆桶的每块木板缝隙的角度,把木板放在平刨上再架上尺子,结合木桶周长看尺度决定角,“一尺架寸半,照直望后算”。

“砍柴没误磨刀工”,对木工来说也同样重要,“粗磨口,细磨刃,背上几下是快刃。”如何判断刀口可锋利,拿起刀口看,看不见有白线就是锋利了。“磨刨刃,定角度,来回研磨走直路。” 磨刀要固定角度,前后直线运动,不可上下晃动,磨出弧形。“凸刨子,凹凿子。”刨刃磨得应中间略鼓,凿子刃口应磨得中间略低或是平直,两边要有角。

传统的手工工艺技巧和口诀,是一代代工匠们智慧的结晶,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工匠精神”,是祖先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,需要我们不断传承与发展,培育众多的“中国工匠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