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难 忘 恩 师

时间:2017-12-02来源:  作者:刘娥飞  编辑:县文联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“彩云之南,我心的方向。孔雀飞去……”打开手机,显示一陌生的号码和“广东▪梅州”的字样,略有迟疑,还是滑动手机接听:“你好!请问…

“彩云之南,我心的方向。孔雀飞去……”打开手机,显示一陌生的号码和“广东梅州”的字样,略有迟疑,还是滑动手机接听:“你好!请问……”

“你好!能听出我的声音吗?”

听之一怔!考验?听觉记忆旋即回放,我确定地回答:“您是王老师!老师好!

“还好,还能听出我的声音!”老师有些激动,“我还在广东带孙子,打电话有两层意思。一是问候你及你的家人,近两年可好?二是告诉你,我的自传已完成第一部。你若感兴趣,我发到你的邮箱”。

“谢谢老师!学生愿闻其详,乐意拜读!”

说起王老师的自传,这是他退休前的心愿,多年前就听说过。只是忙于教学,一时不得空写就而已。走进王老师近十二万字的自传(一),就是走进了他的苦难奋斗史。地处天寺林庄村未开发的贫瘠山旮旯,幼年丧父,寡母携仨儿女艰难度日。历经大跃进、文革的苦风疾雨,受尽他人冷眼、奚落,尝尽人生百味。然而,“逆境出人才”。他利用开山造林、砍柴卖柴歇活的功夫坚持读书学习,当上了民师,走进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课堂,我便是在升入野寨乡初级中学时成为他的弟子,一直受恩于他。如果让时光倒流,该停留在八十年代初王老师担任我初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的端口。

那个时候,王老师半工半农,民师还没转正。他常常奔走于农田和课堂之间。对于我们那群在泥巴田里滚爬的孩子来说,我们不懂什么是“师道尊严”,只知道王老师“没架子”,常带我们去学校自留地里种菜、施肥、割油菜,给我们讲种田的乐趣,常给我们读他的作文。作文里有他年迈老母的艰苦持家,有他瘦弱妻子的勤劳能干,有他热爱的乡土、竹林和挚爱的校园。一篇作文就是一个亲切的故事,就是一个浅显的道理,教人为善,教人求真,也催人奋进,我们很喜欢。

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什么叫“以人为本”,只知道王老师让胆大心细、遇事果断的T当了班长,让爱动脑、勤思考的W当了学习委员,让热情务实的S当了劳动委员,让爱唱爱跳的我当了文娱委员。每个“小助手”各尽其能,把班级管理的有模有样;我还知道王老师安排学生座位时遵循“结对子帮扶”原则,让成绩好的同学每人负责帮助一位成绩差的同学。他跟我们分析“水落石出”与“水涨船高”做人境界的不同,他说“一花独放不是春”,百花齐放才能春满园。学习如此,做人亦如此。

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什么叫“素质教育”,只记得王老师无论酷暑寒冬,都坚持带我们晨跑;他给我们上《白毛女》时,让我扮演白毛女与另一位扮演杨白劳的男生对唱;上初三时,他让我每天晚自习前带同学们唱一首歌,好放松大家一天紧张学习的神经;劳动课上,他抄上农具,领着我们用塑料盆、桶去学校对面的大河里搬运沙土,为学校筑起了一座土制的舞台。迎新年晚会、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故事会、“五四”歌咏会、“党的富民政策好”演讲,都是在我们亲自夯实的舞台上举行的。那儿,留下了同学们的欢歌笑语。

那个时候,我不明白“良师益友”的真正含义,却体会到了“师者如父”的亲情。临近中考预选考试,我突患急性肾炎,全身浮肿、四肢麻木失去痛觉。因我坚持上学,母亲用板车送我去学校的同时,也送去了一蛇皮袋家制的木炭、一只痘姆窑厂烧制的三角泥炉和几幅中药。王老师知道后,把家伙什儿一股脑拿进他的办公室,接下来一个月里,每天默默帮我煎汤熬药的是王老师,帮我到食堂打饭的也是王老师!因为“坐时腿要平放”的医嘱,王老师在我位子下放一木凳让我架平双腿听课,并告知所有授课老师,给我“坐着回答问题”的优待。

那个时候的故事太多太多,那个时候以后的记忆也很深很深,一如大海里的珍珠,澄碧闪亮。我考上师范了,王老师在信中鼓励我学业有成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我告诉老师,“虽然不敢说长大后就成了您,但我很想成为您!”我工作了,老师去我单位看我,了解我的工作情况,我也随时汇报我的思想。再后来,我结婚生子了,工作、生活的负担使我没能常与老师联系,但总会受到老师的关注。一晃,我在教书育人的路上已走过二十六个春秋,经历了几次课改,但老师当年那灵活多变、因人而异的多元化教育智慧让我一生受用。

站在时光隧道的端口,点击邮箱“回复”,送去我至诚的问候:岁月的积淀丰富着您的人生,风雨的洗礼坚毅着您的品格。难忘恩师!殷殷教诲成就着学生的未来,暖暖关爱幸福着学生的人生。师恩永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