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油 坊

时间:2017-12-02来源:  作者:吴春富  编辑:县文联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油坊坐落在村庄里。平房。屋子里幽暗,宽敞。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门都紧锁着,只在每年的六七月间敞开,香喷喷的味道由内往外漫溢。“好香!

油坊坐落在村庄里。

平房。屋子里幽暗,宽敞。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门都紧锁着,只在每年的六七月间敞开,香喷喷的味道由内往外漫溢。“好香!”刚出壳的香油味,满村庄里都能闻到。

肺腑里游走着油香,满脑子里闪现的都是昔日的光景。记得从前的这时候,母亲特别是父亲把油菜籽摊在场院里一晒再晒,然后背到油坊里去压榨。油坊离家三四里地,麻包沉甸甸的,父亲背着一点儿也不觉得累,反而步履矫健,仿若年轻人。我们知晓父亲为何如此高兴,因为他自豪有能力让我们敞开肚皮,大快朵颐——新香油煎麦粉粑特别好吃,特别香酥,是舌尖上的美食,提早很多天父亲与母亲就在谋划。

那油坊在村庄最里头,光线不是太好,但能看见一堆堆鼓实的麻袋,一堆堆的瓷罐与眼里闪烁着油润光芒的大人小孩。众人的目光投在炒锅上,投在撞击进桩的汉子们身上。油菜籽倒进锅里,《炊事班的故事》里那么大的铲子在里面左右搅动,一刻也不停歇,让人联想到交响乐的指挥场景。

令人震撼的还是榨油的场面,十几个壮实汉子,光着膀子,抡起结实厚重的圆木,吆喝着号子砸向进桩,呈现出来的是生命的力度与强悍。砰!砰!进桩责任重,向前进!向前进!油饼经受不住挤压,“出油了!出油了!”——这让人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压榨。油如泉水般汩汩地冒了出来,色泽金黄,略微掺杂着些乳白,快乐兴奋地流淌。香味漫溢了整个屋子,不少人口腔里开始分泌出一种缘于快活的液体。

榨油是个力气活,无论是炒籽还是撞击进桩,都很辛苦,都需要付出超常的劳动。但榨油时节,汉子们的伙食也是特供标准。肚子吃不饱的岁月,汉子们从早到晚每顿都是两大海碗干饭,饭头上更是油光铮亮。近水楼台,“揩油”自是方便,嘴巴吃得咔吧咔吧地响,馋得看的人直吧嗒嘴巴。

“呵!你这油质清亮!”有人赞美起了压榨出的油的品质。“是哦,我这油质是不错,还不是因为晒得干,籽粒饱实。”被赞美的人满脸光彩。“你这油质好,还不是我炒得好,炒嫩了油少,炒老了油焦,油清亮,说明我炒得分寸适当。”炒籽的汉子没有得到夸奖,心有所不甘,自个儿表扬。“不假!不假!这好油质也有你的功劳。”被夸奖的汉子,满面红光,抡起铲子来更欢畅。

一个瓷罐接满了,再换另一个。油汩汩地流入瓷罐,种油菜的辛劳在此刻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奖赏。油全部装入了瓷罐,幸福与自足也全部密封进瓷罐。

如今,这种手工作坊很少见了。机器生产出来的油,缺少了打磨的粘稠,没有了原先的色泽清亮。这让人不禁怀念起过往的岁月,那原始纯粹的乡土风情,还有那潜入心底随时呼唤而起的家乡甜蜜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