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西 河 夜 色

时间:2017-12-02来源:  作者:葛良琴  编辑:县文联  热度:   

关键字:

导读:过了长长的雨季,我会在某个不想怀人的初晴之日,独自穿过长长的街道,去看西河夜色。上了外环路,离西河不远了,穿巷风的燥热和逼仄迅疾褪

过了长长的雨季,我会在某个不想怀人的初晴之日,独自穿过长长的街道,去看西河夜色。

上了外环路,离西河不远了,穿巷风的燥热和逼仄迅疾褪去。河风流动,清凉的感觉使我的心软软的,步履变得迟缓。为了看西河,就算要穿过整座城,也是值得的。

今夜,风把云全部扯到了西边,把中天腾空,让给新月和星子。新月被剪成弯镰,镰口朝东。星子是它随意丢下的亮珠。

西河的潮气重,又连日下雨,即便是晴日的夜晚,也还是水汽泱泱,雾气蒙蒙的。

倘若有空廖之感,我会去上河听歌,看小贩做生意,直到曲倦灯残,雨点落下,人影自散。  上河比下河热闹,有人气,有商业气,而较之下河的安静,却有些不逮。

今夜我只想一个人,到下河走走。

西天残留的红云被甩在身后,扫眉月被甩在身后,风也被我甩在了身后。

头顶上有两颗星星。虽然亮,却离得有点远。

风有时会跑到我前面。

风是散漫的理发师,对季节有着独特的见解,每一样风物都被它修剪的妥妥当当,各不相同,从不重复。

柳绦是风的头发。

蒿子长得有些夸张。不知什么缘故,我总把“离离之草”与蒿子连带在一起。离离,本是指原野上茂盛的野草,“离离之草”,再结合“更行更远更生”的句子,总给人离别的伤感。齐腰深的蒿子让下河多了苍凉感,多了流浪气。西河是快好地,蒿子长在这儿,似有些不妥。可蒿子不管这些。

雏菊的小白花在幽蓝的光影里,看着有些伶仃瘦弱——快要谢了吧。

淡竹叶草长得小心翼翼,须蹲下身子,才能辨认出它来。淡竹叶草要等到秋天才能开出淡紫色小花,带有梦幻的色彩。

雏菊的小白花里有许多狗尾巴在摇摆……

因为安静,听得见下河的水声哗哗作响。河道上一排汉白玉栏杆,像兵马俑,肃穆,垂立。水声被栏杆拦在外面,栏杆泄露着水的秘密,隔着荒草,水声恍若是从很远很古的地方传过来。水声是一首古老的歌,风是忠实的听众。

同一条河,因为一座桥,我把它分为上河和下河。此时,上河才开始它一天中的狂欢,下河就已经进入了清凉的梦乡,梦里有水声,还有轻柔的风。

不能再往前走了,路到此为止了。我上了堤岸。

记得这里曾经有一条小路,可通县城。凭着记忆,我开始搜寻。我是一个尾随者,尾随记忆,和记忆里的一条路。蓦然发现不仅不见了路,也不见了灯火。忽的害怕起来,急急地返回。

月亮在天上。天河里光华变幻。

月亮在水里。一串月影,由远而近,由浅至深,晶晶亮亮。

传来了几声狗吠,下河于是一点一点地从梦境里醒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