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 潜山市融媒体中心承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“荷”里有你

时间:2017-12-02来源:  作者:汪涛  编辑:县文联 

关键字: “荷”里有你

导读:荷是六月的花神;六月是荷的天下。梅城镇北的潘家铺子那一望无边的荷叶忽然叫我生出许多的感想。祖母淡淡的笑容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。老家,

荷是六月的花神;六月是荷的天下。梅城镇北的潘家铺子那一望无边的荷叶忽然叫我生出许多的感想。祖母淡淡的笑容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老家,团结汪屋。门前有一口池塘,面积不大,我们习惯叫它为“小塘”;因为不远处有一口水域面积较大的塘,是我们十几户人家生活取水和灌溉农田的水源,叫“大塘”。小塘的水面叫几家人用竹篙编成的四边形隔开,里面放养一些水生植物,如类似浮萍的“漂漂子”、水葫莲等。那时候农村里养猪的多,还有饲养老母猪的。后来随着猪的饲养成本增大,加上农村劳动力不断走向城镇,“小塘”水面上就空荡了。

一日,祖母从外地回来,带回一个黑黢黢的蛇皮袋。只见她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节沾满污泥的藕,一端长出了芽苞。祖母似乎看出了我的诧异,对我说:“三娃子,别看这点东西,不到三年,小塘里的藕有你吃的。”说完话,祖母连忙喊来祖父,把它栽种在小塘的水中央。于是,每天放学后,我都会不自然地去看水面上的变化。

第六天清晨,发现水面上有一个尖尖的翠绿的叶儿,这让我自然联想起老师上课教的那首诗: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端午节前,水面上就擎起了数十把高高低低的绿罗伞,也还有一些初生的荷叶,平铺在水上,像一个个玉盘。有人就打起了荷叶的主意,说是用荷叶做小麦粑,清新怡人,好吃。可祖母坚决不让他们摘,还叫我端起小板凳早晚在塘边看守。他们都说祖母小气,不会做人;祖母不争不辩,笑而不语。到了第二年的端午节,大大小小的荷叶发疯似得长满了整个池塘,夏风乍起,就像一群身着绿衣的少女翩翩起舞,风里还传递着清香。这一年,祖母却一反既往,挨家挨户地叫他们去摘些荷叶做粑吃,不用客气。看着祖母含着笑陪着小心地一个个去解释,仿佛她是做错事的孩子。大家伙都很自觉地摘了一些荷叶。端四的下午,整个老屋都弥漫在小麦粑和荷叶的香气里。

在我家,负责制作粑叶的工作一般由我来做。我先找来一硬纸板,然后用圆规在上面画上一个圆形,剪下来。最后以此为模子,用剪刀在清洗过后的荷叶上画圆。当然父母做粑的时候我也没闲着,“小鸟”、“兔子”甚至被祖母称之为“四不像”的都能做出来。端午节的早上,祖母很用心地挑五六个长相好看的麦粑和三四个鸭蛋,用红色的塑料袋装好叫我送给老师。总记得那天老师摸我头的手掌特别温暖,那天放学我的心情格外得爽。

到了第三年,池塘里的荷叶丛中长出了一朵朵花苞,鼓鼓囊囊的,像张开的帆,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。接着一片片粉红的花瓣慢慢舒展开,露出缕缕金丝般的蕊。在风中,舞姿翩跹,像一个个出浴的仙子,素颜示人,却不输半点风韵。这时候总能看见祖母坐在竹椅上,轻摇蒲扇,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,或者牵着我的小手,对我说:三娃子,到了开学时节就可以下水摸藕吃了。一周之后,荷花凋谢,只剩下杯状碧绿的莲蓬孤零零地兀立着。好吃的我们总是不等莲蓬长大就给剥吃了,只记得莲子的味道是甜中带苦。长大后才知道,莲子是有心的,我那时候连心都给吃了。

“双抢”过后,叔叔伯伯们都闲下来了。望着这满塘的荷,想想水下的藕,纷纷卷起裤腿,撸起袖子下水摸藕。祖母从没说个“不”字,还叫祖父时不时拿网兜打捞起水面上漂浮的垃圾。那时我尚年幼,不曾下水过。却喜欢满塘埂地跑,总会有意外的惊喜。一两节扔上岸的藕泡,洗干净,白嫩嫩的,一口咬下去,脆甜还清新解渴。晚上的餐桌上也自然多了一盘青椒炒藕片。吃晚饭时,祖母语重心长地告诉我:做人不要自私,好人总有好报!

 如今潘铺生态园不仅有百亩的荷花池,还有大片的果园、菜园、花园。无数的葡萄、梨、南瓜、葫芦、波斯菊、格桑花等挂满枝头或开在田间。已成为我县美好乡村示范点的潘铺生态园,吸引许多游人驻足观赏,还迎来国际友人参观学习。倘使祖母在世的话,望着这片挤挤挨挨深深浅浅的绿,脸上必能笑出一朵菊花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