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ahqsxww@163.com 潜山新闻网 | 中共潜山市委宣传部主办 潜山市融媒体中心承办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> 文化 > 文学走廊 >

家乡木偶戏

时间:2017-11-17来源:  作者:黄骏骑  编辑:丁丹丹 

关键字: 家乡

导读: 我对小时候家乡的记忆,最深的要算木偶戏了。 家乡的父老乡亲称木偶戏为“菩佬戏”。我从小成为木偶戏戏迷,完全是受父亲的影响。因为他

  我对小时候家乡的记忆,最深的要算木偶戏了。

  家乡的父老乡亲称木偶戏为“菩佬戏”。我从小成为木偶戏戏迷,完全是受父亲的影响。因为他是乡邻公认的技艺精湛的木偶艺人。随父亲看木偶戏,是我童年的校外课堂和乐园。

  清楚地记得,父亲装木偶、道具的,是一对能当坐凳的木箱。箱角用铁皮包裹,结实耐用,下角还有能插方木条的牙口,演出时一插即可围幕。箱子有一内格,上放帽子、折扇、刀、矛等木偶道具。这对箱子,至今还由三弟保存着。一台戏的木偶,不少于二十个。柳树木偶的头部,精雕细刻,来不及新添木偶,也用泥土雕塑,干后彩绘成生、净、丑、旦等角色,着褶子、官衣、蟒、靠等戏剧服装,戴帅盔、纱帽、扎巾、紫金盔,老生还要戴上假须。花旦木偶,如花似玉;妖魔鬼怪,青面獠牙。包公的标志,是额头上有“月牙”符号。奸臣是大白脸,三角眼,给人奸诈阴险之感。有一小丑,念起白来,嘴唇可开可合,舌头可伸可缩,逗人发笑。根据剧情,还配有白马、猴子等道具。木偶制作精巧,主杆置于木偶的后背中部,掌握身的前俯后仰;侧杆两根,分置两臂,掌握两臂及手的动作。

  父亲唱木偶戏,多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春节前后或农闲季节,应生产队之邀上门表演,地点在大屋的堂轩。两盏高挂的气灯,闪着白色的光焰,发出“嗞嗞”的响声,把场内照得通亮。蓝幕在上堂轩围成台口,观众在下方观看。

  按照出场顺序,木偶依次挂在围幕两边的铁丝上,随挂随取,得心应手。谈笑声,嗑瓜子声,嘈嘈切切的杂音里,开场锣鼓一响,众人立时安静下来,伸长脖子,争相观看。

  父亲操作演唱,搭档陈文学配乐帮腔。两人一台戏,配合默契,丝丝入扣。我坐在围幕里,亲眼看见父亲双手托着木偶,出场演唱后,有第二个人物出场,就将其插在下面特制的木架上。有时,“皇上”出巡,就用双手同时托上两个侍卫,接着是两个太监、大臣,插定后,再是皇上出场,配上唢呐声,场面热闹欢快。演员表演时,父亲以左手中指、无名指及小指掌主杆,操作木偶的躯干,又以拇指、食指捻动左侧杆操作偶人左臂,右手掌右侧杆,操作偶人右臂。如果同时操作两个木偶,则一手掌一偶人,拇指和食指兼顾左右手动作。有时看父亲忙不过来,我也会根据剧情,帮着递上木偶。小姐出场,走起路来,步履轻盈,仪态万方。这时木偶的表演,动作丰富,尤其是手的动态,能细腻地表演出人物在剧中的各种情态,可自如灵活地表演摸头、擦眼泪、甩袖、撑伞、拿书、写字、斟酒、舞剑等优美动作,十分传神。配乐的陈文学,有一套锣鼓架子,上面系满了麻绳。他手脚并用,可同时打大锣、小锣、镲子、击鼓,真是神了。黄梅戏《荷花记》,说的是鲤鱼精冒充小姐,跑到凡间骗取爱情的故事。剧中人物众多,有同时出现真假小姐告状、真假包公断案的场景。父亲一手操作木偶,一边演唱生、末、净、旦、丑的腔调。随着剧情,观众全都入了神,或悲或喜或急,场上鸦雀无声。紧张处,有时包公高靴踢腿,有时“真刀实枪”开打,看得观众目惊口呆,如痴如醉,大有咫尺之间有千军万马,瞬间跨越历史长河之感,真可谓“一口述说千古事,双手对舞百万兵”。寒冬腊月,我见父亲额头上沁满了汗珠,演出结束,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 有些连台大本戏,要连续演上几夜,如同现在的电视连续剧一般,使观众不忍落下一集。父亲唱木偶戏,还常常出现“抢箱子”,就是当父亲到一个大屋演出时,途中装木偶的箱子被“拦路打劫”。这屋的乡亲们说,我们这里都接了客人来看戏,早准备好了,应该先到这里演上几夜。

  那边自然不肯相让,说“有约在先”,几乎形成僵持状态。父亲好说歹说,做出承诺,才解了围。

  木偶戏,人数少,演出简便,易于接待,很受乡人欢迎。虽然父亲去世四十多年了,但一说起那时看木偶戏的情景,乡邻们还是津津有味,眉飞色舞。